【澳门新葡新京】日本各港口游轮人气暴涨 吸引大量外国游客前往

  【环球网报道 记者
马丽】日本共同社报道称,乘坐游轮前往日本的外国游客逐年增多,各地港口繁华热闹。连接日本海沿岸多个港口的船只之旅及与飞机或铁路相结合的旅游商品也很受欢迎。预计今后增加趋势也会持续,吸引游轮旅客谋发展的动向或将扩大。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从海外出发停靠日本的游轮出现减少。《日本经济新闻》3月28日报道称,预计日本国内10个主要港口2019年1-6月的合计游轮停靠次数为667次,同比减少3%。主要原因是停靠博多港(福冈市)等九州北部港口的中国游轮出现减少。一方面,横滨港和神户港的停靠需求则出现扩大,游轮停靠地的分散现象越来越突出。

据《日本经济新闻》11月2日报道,从2015年日本实施游轮入境免签制度开始,到2018年6月底,恶意利用免签制度的外国游客失踪案例接连发生。三年半以来失踪人士达到171人,帮助游客偷渡的蛇头存在也在浮出水面。日本警察当局表示将提高警惕,“(游轮旅游)可能成为非法就业的温床”。
  游轮赴日旅游免签30天
  2017年4月,一艘邮轮从中国上海出发,前往博多港。数十名中国游客一起乘坐大巴到福冈市内观光,在景点之一的太宰府天满宫解散后自由活动,但到规定集合时间返回人数却对不上。
  “人数对不上,有两个人不见了”,旅行社立刻向福冈县警方报警。
  相关案件调查人士透露,这两位中国公民与负责帮助旅客偷渡的一名女性碰头。然后乘车到JR博多站转乘新干线前往东京。据称,最终两人抵达茨城县车站,与另一名中国籍女性回合,随后下落不明。
  2017年7月,日本茨城、福冈两县警方以涉嫌辅助违反《入管难民法》为由逮捕了2名女性(接收、输送集体偷渡客),但关于上述两人的行踪她们坚持声称“不知道”。
  失踪两人入境时,利用了日本政府2015年1月实施的“船舶观光上陆许可制度”。根据该政策,游轮访日游客可以取消入境审查手续,目的是随着游轮访日游客增加,减少审查时间,提高方便性。访日游客只要满足乘坐同一艘游轮出入日本、提供指纹信息等条件,即可无需签证和拍摄面部照片入境日本,而且最长可以在日本停留30天。
  旅游人数与失踪人数逐年增加
  据日本法务省入境在留科表示,2015年实施该制度以来当年月107万人次,2016年约为193万人次,2017年月244万人次。因为利用该制度可以大幅缩减入境审查时间,因此每年游轮赴日旅游人数几乎成倍提高。
  但另一方面,最终没有归船非法滞留日本的情况也日益增加。法务省入境在留科称,2015年21人,2016年36人,2017年79人,逐年增加。另外2018年截至6月底已经有35人失踪。
  据称,失踪多发于中国到日本九州地区的航线,一位案件调查部门人士表示,“帮助偷渡的中介组织一直在暗中活动,但我们尚未完全掌握实际情况。”
  因为此类事件接连发生,日本法务省开始严格积极寻求对策,确认游轮公司提供的乘客名单,要求游轮公司杜绝人员失踪的此类事件。
  不过2017年,采取游轮方式访日的外国游客达到253万人次(部分没有免签),是2013年17万人次的14倍。而日本政府又提出,到2020年举办日本东京奥运会时达到500万人次。因此失踪人数可能进一步增加。
  据法务省负责人称,虽然非法滞留人数占整体比例微乎其微,但“为了保护制度的可信度,希望彻底进行指导。”

中新网3月28日电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近日,日本政府观光局JNTO发布的访日外国人最新统计显示,2019年2月,访日外国人达到260.4万人,同比增加3.8%。其中,中国访日游客达72.36万人,居首位。不过,来自中国的访日邮轮靠港数,则出现减少。

  因外国船只停靠而游客数量增加明显的是九州。据国土交通省九州地方整备局称,2016年九州(包括山口县下关港)的外国船只入港次数为715次,是2013年的约六倍。从港口入境的人数约为194万人,超过从机场入境的人数。

  日本观光厅的数据显示,2017年访日游轮的停靠次数达到2013次,创历史最高纪录。2018年为1913次,时隔5年同比下降。针对占到游轮整体停靠次数约7成的10个主要港口,《日本经济新闻》调查了2019年1-6月停靠次数的预期。

JNTO分析称,2月份访日中国游客,虽只是微增1%,但依然创出同月最高纪录。来自中国的访日邮轮靠港数,出现减少。不过,从1月开始,日本放宽个人访日签证的条件,中日之间的航班数也有所增加,使得访日中国游客人数超过2018年同期。

  其中大多是从中国而来。据悉因九州地理位置较近,对于被认为难有长假的中国人而言较易规划旅游行程,但负责人甚至困惑地表示:“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增加这么多。”各港口不得不加紧应对,或为大型客船延长码头长度,或新增旅客候船大楼等。

  停靠次数明显减少的是排在第3位的长崎港。长崎县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占游轮旅客一半以上的中国人的出行目的地发生变化”。过去从上海出发停靠长崎港的大型游轮很多,但“经常听说最近似乎转向了东南亚”。

另外,在东南亚市场,2019年的旧历正月在2月上旬,越南访日人数创出了68.6%的大幅增长率。其他如泰国、菲律宾、印尼、印度、新加坡等国的访日人数,都有超过两位数的增幅。在欧美市场,访日邮轮备受欢迎,使得美国、加拿大的访日人数保持坚挺,同比增幅分别达到13.2%和14.7%。

  此前曾连续10年以上外国船只停靠数居全国第一的是横滨港。2015年后虽让出第一位的宝座,但2017年停靠数创下历史新高,切实吸收了游客需求。

  在中国国内,随着出境游客急剧增加,不断建设可停靠游轮的港口。中国南部城市厦门成为新的大型游轮停靠站点。长崎县方面认为,“(中国游客乘坐游轮的)需求似乎开始向距离相对较近的东南亚转移”。

从国家和地区来看,2月份访日的中国大陆游客为72.36万人,居首位,同比微增1%;韩国游客为71.58万人,居第二位,同比微增1.1%;台湾游客达39.98万人,居第三位,同比减少0.3%;香港游客达17.93万人,居第四位,同比增长0.5%。来自东亚地区的游客,依然是外国人访日主体。

  据横滨市的消息,停靠数增加是因为横滨适合从东京羽田机场由空路入境的外国游客采取乘坐客船的“飞机与游轮”方式。国内船只的停靠数至今仍居首位,负责人自豪地表示“横滨港颇具传统,现在也是日本代表性的游轮港口”。

  博多港一直以来都是从中国出发的游轮的停靠地,积累了人气,但停靠次数预计也将减少17%。随着需求扩大,越来越多企业涉足游轮业务,游轮企业之间的价格竞争也日益激烈。盈利情况出现恶化的部分企业退出了九州航线,这也被认为对停靠次数产生了影响。

有关中国访日邮轮靠港数出现减少现象,据日媒分析报道,预计日本国内10个主要港口,在2019年1至6月的合计游轮停靠次数为667次,同比减少3%。一方面,横滨港和神户港的停靠需求出现扩大,游轮停靠地的分散现象越来越突出;另一方面,停靠博多港等九州北部港口的中国游轮数,出现明显减少。

  此外还出现了定期周游日本海沿岸港口的旅游商品。连接福冈县博多港、京都府舞鹤港、石川县金泽港等及韩国釜山港。能在多数港口汇集旅客,开始运营的2016年几乎满座,十分受欢迎。

  那霸港和平良港等冲绳的港口则继续表现坚挺。靠近厦门港似乎成为冲绳港口的利好因素,从厦门出发的游轮占1-6月在那霸港停靠游轮的2成。

日本观光厅统计数据表明,2017年,访日游轮的停靠次数达到2013次,创历史最高纪录;2018年为1913次,时隔5年同比下降。有关2019年上半年的邮轮停靠统计,过去,从上海出发停靠长崎港的大型邮轮很多,最近明显减少,据称,“占邮轮旅客一半以上的中国人,出行目的地发生变化,最近似乎转向东南亚”。

  北陆新干线的开通也助推了金泽港。北陆新干线与船只组成的“铁路与游轮”不仅受到访日游客的欢迎,在日本国内也很有人气。据石川县称,乘船前后有很多人在周边住宿观光,给当地带来了经济效益。

  横滨港对中国出发游轮的依赖程度相对较低,停靠次数预计将增长41%,在10主要港口中增幅最高。“哥伦布”、“信天翁”等欧洲出发、环游世界一周的长期大型游轮相继开始停靠横滨港。此外,在神户港停靠的环游世界一周及环游太平洋的大型游轮也出现增加,预计停靠次数将增加18%。

一直以来,博多港都是中国邮轮的主要停靠地,但2019年上半年停靠次数,预计将减少17%。随着需求扩大,越来越多企业涉足邮轮业务,盈利情况恶化的部分企业,退出了九州航线,影响到博多港的停靠次数。

  日本国交省称,2016年乘坐游轮的访日游客为199万人次,政府提出了力争到2020年实现500万人次的目标。相关负责人表示:“希望日本各地能成为受到选择的港口。”

  了解访日游轮市场的JTB综合研究所主任研究员早野阳子分析称,“由于竞争激化,部分停靠九州北部港口的游轮转移到东南亚和欧洲”。其指出,“在日本国内,停靠地将愈加分散”。

据统计,2018年,访日邮轮旅客人数为245万人,日本政府提出了“到2020年,增加至500万人”的目标。在访日邮轮市场整体调整的背景下,拥有港口的自治体如何吸引游客,将受到考验。

  2018年的访日游轮旅客人数为245万人,日本政府希望增加游轮的停靠,提出到2020年增加至500万人的目标。在访日游轮市场整体呈现调整局面的背景下,拥有港口的自治体的吸引游客能力今后将受到考验。

  离开大阪港的游轮

  日本邮船公司的“飞鸟2号”游轮

网站地图xml地图